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虞山文化 《如晴天,似雨天》观后

《如晴天,似雨天》观后

蓝弧

从来没有耐心看完过一部电影的片尾,但是这一次,最后的字幕都已收起,还是不忍关机,因为音乐还在。那是一曲大提琴与科尔内管(小号)的合奏,“如晴天,似雨天”。忧伤而不悲观,深沉而不压抑。那是12岁的富家天才少年雷吉与20多岁为生活而奔波,不成功的街头音乐家埃莲诺的合奏。

雷吉与埃莲诺,以他们各自的生命轨迹与现实逻辑,怎么也不可能有交点。影片开头,是孤独的埃莲诺独守空房,她那以送外卖为生但自称为音乐家的男友又一次骗了她,与一帮酒肉朋友厮混,彻夜不归。她离开了他,被他纠缠骚扰,丢了餐店女侍的工作,她甚至连住上一夜的地方都没有。偌大的纽约容不下她,可她乡下小镇的母亲一听她电话里说要回家,便问要住多久——她有自己的生活。埃莲诺运气不错,再加随口几句善意的谎话,得到一个临时保姆的工作机会。

雷吉出身巨富之家,住在纽约一栋“大得像博物馆一样”的房子里。他生父英年早逝,继父在中国做大生意,母亲像大多数富家女子那样,待人不算苛刻,更多关注自己,误将提供奢侈的物质生活和在生活细节方面的坚持当作爱的表达。因她有私事要去中国找丈夫,恰逢保姆请假,甚至不及追问埃莲诺有否工作经验,她就雇下新人就匆匆离开了。

故事极其简单,几乎没有戏剧冲突。影片从第12分钟时埃莲诺离开男友来到雷吉家开始,平铺直叙,直至结束。第一个工作日,埃莲诺由专职司机载着去学校接雷吉回家,她听见了那首悠扬淳厚的大提琴独奏曲,当雷吉告诉她,“那是我创作的”,她疑惑了,他才是个12岁的小男孩。

他们的故事营造出一种纯粹的爱,没有目的,没有指向,没有性。他们的友爱在不可能中展开。年龄、出身、家境、教育、思维方式——不啻天壤之别,甚至他们的语言表达都各有一套。在雷吉是数学的哲学的深邃的仿佛洞察一切人生奥妙的警句,在埃莲诺是介于青春少女与成熟妇女之间的摆脱不了自身烦恼却又以善意看待世界的饮食男女。但他们的交流毫无问题,他们都能秉持自己的内在品质并在对方的逻辑线路上理解外部世界。埃莲诺奇怪胖胖的厨娘为什么不与他们同在一张餐桌吃饭,雷吉则说“她喜欢独自一个人吃饭,你已经侵犯到她的独立了”。雷吉看出埃莲诺不胜前男友之烦,提议让他家壮得像施瓦辛格一样的专职司机出场,“只是让他去找他谈一谈”。埃莲诺说,“这是我的事情,你不可以介入”。雷吉的母亲要求儿子上下学必须坐私家车回家,“不然雇着司机干吗?还不安全”。雷吉坚持己见,步行上下学,但并不公开反对母亲,而是“收买”司机,现在,接送上下学本是埃莲诺的主要工作,但她成为雷吉的同谋,哄骗雇主,这对她来说并不困难——我们并不抗拒这个世界,我们只是更在意自己的选择。他带她去昂贵的餐厅吃有机食品,她却说,“你不觉得这实在太贵了吗”,她请他去唐人街吃“味道极好”的中餐,他却边吃边说“我的脚趾头都能感觉出味精的味道”。

如果一定要说影片也有“高潮”,那只能是埃莲诺听说父亲病重,决意回家探望,雷吉要求同往,“我们可以说服司机让他瞒过母亲”。这次潜行,两人迥异的世界被放在了同质的人性目光下考量:雷吉自认为“看穿”了现实的无聊乏味,执意把自己封闭起来,埃莲诺父母离异,母亲与父亲的胞弟同居,弟弟远在伊拉克战场上,妹妹从事着不太体面的工作,这个有她或没有她都不会有丝毫改变的家,一团糟。于是他们……

影片彻底颠覆了友情、亲情、柔情、爱情、依恋、孤独等等概念的传统含义。我们只能在最宽泛的意义上使用“爱”这个词来指称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

保姆销假了,母亲要回家了,短短三个月的相遇就要结束了,他们的不舍、依恋和无奈在舒缓的慢镜头中展现,当埃莲诺回到她那个无趣的家时,一只邮包在门口等她,打开,一支包装精美的短号。

如果你不喜欢或没时间看完这部波澜不惊的电影,那么打开手机,戴上耳机,听一听那首《LikeSunday,LikeRain》……

爱,可以软化生活中的一切挫折感。

文章来源:http://www.csxww.com/2018/0816/267400.shtml